您的位置  首页 >> 学生风采 >> 文艺天地 >> 正文
天水市一中首届诗歌节获奖作品(二等奖)
[来源:本站 | 作者:一中网编 | 日期:2017年1月6日 | 浏览864 次] 字体:[ ]

五律·咏蝉

20144 韩少朴

时人怜聒碎,林外万家声。

响发吴云滞,音断蜀岭青。

晓露侵寒重,夕烟暗影轻。

何畏风尘染,自著一身清。

 

 

 

 

 

 

渔家傲·秋思

20144  韩少朴

烟水无穷山色沉,

秋霜漫惹梦笛清。

西风吹彻羁旅客,

无边恨,

一山风雨一山晴。

瑶池无帆天作楫,

蟾宫有路笔为峰。

郎儿莫将离情恨,

鹏正举,

万里吹沙已半成。

 

 

 

 

 

 

三 年

20145  袁一木

拉格朗日,傅立叶旁

是谁,在浅吟低唱

纵使多普勒让你的声音渐行渐远

而你我相隔亿万光年

但我坚信

在平行宇宙中我们还会相见

 

三年的生活如同正弦函数

轮回着命运

可薛定谔的猫也无法明白

三年中你我结下的友谊

深到让黑洞塌缩,时空扭转

三年中你我经历的风雨

大到让粒子对撞,光子湮灭

 

穿过虫洞,看到的是你我生命的写照

就如同那ex

即使生命千百万次求导

也依旧如故

三星旋转

不变的是你我的初心

就像激光只走直线

你我只向目标前行

 

在绝对零度凝固的时光中

老师们是类囊体薄膜上的色素

吸收着阳光,给予着能量

帮你我度过暗反应的苦难

 

勒夏特列也未曾明白

友情是一种催化剂

让你我不必翻越难以企及的活化能

而始终向着正方向前行

如果说莱布尼茨可以微积情感

那为何微分不了忧伤,积分不出希望

如果说数理化生可以改变命运

那为何泛函分析分析不出梦想,线性规划规划不出人生

但三年中你我所收获的知识与能力

却像暗物质充斥着宇宙

丰富着时空

 

三年一瞬,以光速前行

可那也是永恒

在未来的时光中

我愿与爱因斯坦谈相对论,与麦克斯韦论电与磁

在牛顿倚过的苹果树下

与你一同撒下智慧生命的种子

 

 

 

 

 

 

临江仙

——秦州寄秋有感

20151  赵伯洋

麦积云崖锁芙蓉,

南郭篱院疏桐。

北流无言自入东。

叹蜀道路难,

过剑阁烟浓。

 

由来寸草多风雨,

笑谈浪疾涛深。

何当拔剑观沧海。

吐万丈长虹,

定天地乾坤。

 

 

 

 

 

三月十六狂风大作

20153 杨佳辰

旋得春雷发地狂,

释去旧年落叶黄。

不待寒梅落尽时,

新苗一缕叶间藏。

 

 

 

 

 

 

 

20153  杨佳辰

锦鲤跃浪罟中游,

蚌舌砺珍血石呕。

恣风履下夭桃泣,

少年壮志不言愁。

 

 

 

 

 

 

父母的爱情

201510  张月

以青春的悸动开始,

以填满悲欢的平淡结束。

年轻时你走过的山川河流,

都乘着风

飞到深夜未眠的窗口。

经年累月

哭得欢喜,笑得忧愁。

临别总是无言——

何必现在把话说尽……

我更愿,你在漂泊的雨夜

点着灯火

把字句深情添做寒衣,

聊以藉慰。

你来,我往

在欢乐时分离,于苦痛中相依。

“你爱我吗?”

“你是亲人”。

……

我愿我们像两棵树,

并肩而立

免稚嫩的幼苗无枝可依。

而我

仰头又能看见你眼中的悲戚。

等到一年一年,光阴落下

在一片秋天的昏眩中,

我们骤然

不再年轻。

我伸展,触到你的枝理

干枯苍老

昏昏欲睡。

“你爱我吗?”

“你是亲人”。

——亲人!

 

我们的延续已经能独当一面。

我看见,

无尽的朝气正从他们身上升起。

升起。

 

 

 

 

 

 

寻弃疾

201513 赵艺涵

灰飞烟灭宋已逝

一段凄楚梦长存。

依稀梦里,

再看,

仗剑走边关,

执笔抒豪情。

 

意气风发少年郎,

投身报国在沙场。

呐喊厮杀,

再听,

英勇杀敌寇,

一心保家国。

 

热血男儿青春洒,

大笔挥毫叹悲凉。

铿锵文字,

再恨,

心中激情扬,

无奈家国亡。

 

万里江山化焦土,

澎湃诗词又何在。

万般惆怅,

再憾,

青山遮不住,

毕竟东流去。

 

且挂空宅作琴伴,

未须携去斩楼兰。

悲从心生,

再感,

清愁不能断,

无人解连环。

 

历史长河仍漫漫,

往事重影今浮现。

狼烟又起,

再来,

披甲上阵冲锋刀影乱,

英雄顶天立地在人间!

 

 

 

 

 

 

 

201514 魏子

红军一何雄!

红军一何壮!

一年行万里,

战歌凯旋唱!

回望过草地,

沼泽不可量。

翻上六盘山,

寒风浩荡荡。

艰难到陕西,

延河水漾漾。

红日宝塔山,

光芒在天上。

 

 

 

 

 

 

 

201518  杨鑫

熙熙攘攘的人潮褪去

失神的红树林裸露在案头

咿呀的寄居蟹傻傻地徘徊在盘虬间

呼啸的白云飘扬而过

聒碎了浩荡的风絮

 

他在繁茂的根系间自顾自着失神

她在枯瘦的华冠边茫茫着遗忘

红树在暗涛下顶住了汹涌巨浪

顶不住惨然的枝繁叶茂

北极星指向变幻的北极点

北冰洋沉没了无尽的冰山

 

他在这里,目送了星辰与韶华

她在一方,追逐着火树和银花

亦真亦幻,一步之遥

心火呵

燃尽了浮世的铅华

锻碎了长生的枷锁

 

心门叩响

铁锁锈蚀

脚步的尽头

是……

 

 

 

 

 

 

20162  陈琳

明月隐逸在薄薄的云雾中,

垂下了眸子,

她悄悄地,悄悄地,

向梦挥手。

 

河岸的细柳微微摇曳着,

草丛中的声早已悄无声息,

孩童在母亲的臂弯里安睡着,

周遭的一切都静悄悄的。

 

风轻轻地来,

轻轻地去。

 

片刻,

那密密麻麻的一团隐住了她的面颊,

隐住了皎洁的月光,

隐住了黑夜中的一点明亮,

留下的,

只是无尽的凉意与凄清。

 

风呼啸着来,

呼啸着去。

 

河岸的细柳随风摆动着,

好似在舒展着自己柔美的身姿;

草丛中不时响起虫儿的鸣叫,

仿佛在挣脱无尽黑夜给予它的桎梏;

孩童不安地轻声泣涕,

母亲在一旁安抚着,

轻轻地哼起了歌谣。

原本静谧的一切渐渐变得有几分吵闹。

 

那不知怠倦的猫儿狗儿,

一同与风捉迷藏;

那田野里还未熄灯的萤火虫,

和风说着悄悄话;

那潺潺的缓缓流动的溪水,

为风指引回家的方向

……

 

渐渐,

那风如同贪玩的孩子,

一番游戏过后,

增了几分睡意似的,

带着一丝眷恋与不舍,

带着短而急促的呼吸,

离开了。

 

风轻轻地来,

轻轻地去。

 

明月隐现在稀薄的云雾中,

垂下了眼帘,

她轻轻地,轻轻地,

沉入了梦乡。

 

 

 

 

 

 

作家与诗与我(组诗)
20166  刘昱彤
()快乐王子
献给奥斯卡·王尔德

 

双眼如水晶般明亮,
薄薄的金叶
饰于胸前;
意气风发地挥舞宝剑,
还有硕大的红宝石
在其上镶嵌

金色的叶子一片片散去
转眼已是冬天
没有哪儿还能
找到红玫瑰
巨人封闭了他的花园

王子没有了明亮的眼
王子失掉了他的宝剑
再也没有鸟雀放声歌唱
再也没有花儿展颜

水晶和宝石和金子
在丝绒的口袋里
叮呤哐啷,
有东西倚在墙角瑟瑟发抖
浑噩的冰雹和着霜雪

生灵在冻土下悲叹又哀悯
用无声的语言:
如果有人将爱和美看作生命,
他就注定与尘世的愚昧
再不相近
他应该去掌管
自然的神殿
因为卑劣的钱袋
从不该将艺术束缚;
既然已是沉默的季节
我们也不必再出现
没有了忧郁的眼睛
哪儿还有活着的世界

(
)恶之花
献给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

我们在混沌中相遇,
你说
嘘闭上眼睛
难道你没有听到灵魂深处安静地
流淌着的乐音:
咿呀咿呀
淙淙,淙淙
哎你说小心脚下!
险象环生
只是荆棘与毒蕈作怪,
你却不去注意你脚边上
还未败落的
病态的花

于是我停下脚步
我闭上眼
黑夜替我倾诉我想说的话

孩子不要怕,别低着头
再惨淡的穹顶之下啊
也寻得到爱与自由!
我不能不怕!我看得到死亡
“毒”、“舞蛇”、“吸血鬼的化身”*

孩子,孩子啊
你且去思,你且去想:
爱与自由的最高造诣
是不是死亡

 

()悲惨世界

献给维克多·雨果

 

穷苦,忉怛,腐朽,

森林深处压抑

无声的嘶吼;

豺狼,虫豸,虎熊,

人形的野兽啊,

被困于大地的渊薮;

而你

你立足于巨人的肩膊,

却成了沉默之中

最无畏的野兽!


你拿左眼

凝视奸宄,

右眼追逐光明,

你说苦难

为灵魂蒙上阴影,

爱则是魔鬼的谢礼

 

苦难者们,世人啊

不必痛哭

也不必窃喜,

以德报怨

才是生命的意义;

荒草隐蔽,雨露冲洗,

不要对雨夜怀有恐惧:

黑暗后面有光明!

 

不朽的灵魂之所以不朽,

是因为他们曾义无反顾地

在无人问津的道路上

前行

 

 

 

 

 

 

 

——纪念长征胜利八十周年

201612   李婷

我打瑞金开拔

走在湘赣的交界

十月的金风

吹开了稻田

沿湘江生长的荇草

绿油油像我的军装

这空旷的田地

开启了我的悲壮

 

我端着一杆步枪

踏步成律动的节拍

茅台镇上窖藏的清液

灌洗着我疲惫而且艰难的行程

我迷醉于那百分之几的酒精

却继续迤逦在追求真理的路途

我知道胜利并不渺茫

前方是比酒精更醇的甘甜

 

眼前是峡谷关隘

身后是魑魅魍魉

我夺过遵义

走过安顺场

我越来越举步维艰

生死一线天的境地里

稍有不慎

就坠落深渊

 

泸定桥上耀眼的火光

温暖了寒水般的铁索

嚼在唇齿间的野菜根

散发幽幽的清香

漫山的风雪洁白

堪比薄袄中的棉絮

前者覆盖了大地

后者铸就了传奇

 

脓血连接着布料和皮肤

枯干的双手

让我想起

甘肃贫瘠的松树皮

陇上开裂的黄土

像我龟裂的嘴唇一样需要滋润

田间地头吟唱的歌曲

是我称之为革命的圣物

 

路漫漫兮,吾已求索

我停驻在陕北的高原

看见红脸蛋的孩子

山茶花般烂漫

小米的高香

让过往后的一切

如一场长梦

已被终结

 

当多年后

我行走在陇原

无意中想起

沼泽地里沉睡的英烈

大雪山上长眠的忠魂

我再一次梦见

多年前长征开始的那个秋天

瑞金旷野里被风吹开的稻田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